莫云寒给了霍庭深一个眼神,毕竟现在在外面,他这个莫少还是要点面子的。

  而霍庭深也跟了上去。

  到了二楼,被带到了一个包厢。

  就看到一个男人。

  男人在看到莫云寒的时候就笑了:“莫少,你怎么来这里了。”

  莫云寒随意的瞥了瞥身边的霍庭深:是这样的,我这个兄弟有点问题想来这里找答案。”

  男人在听到这话之后,就挑了挑眉头:“能够为莫少服务是我的荣幸,不知道莫少你想要什么答案。”

  “我这个兄弟想知道他的性取向是不是有问题。”莫云寒直接说出来。

  这么直接,直接到霍庭深都想揍他一顿。

  男人把视线放到了霍庭深的身上:“是什么时候发现的。”

  霍庭深在听了这话就垂下眼眸,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发现的。

  而莫云寒这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,在说他觉得既然自己把霍庭深带到这里了,就得负责,而且这样的话让当事人自己说出来还是有点困难的,所以还得他来说:“是这样的,我的这个兄弟,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性取向到底正常不正常,只是最近对一个男人很动心,所以来这里看看。”

  男人把视线从霍庭深的身上收回来:“这个简单,你的这个兄弟只要随便跟一个男人做点亲密的举动,如果接受得了,那么就是喜欢男人,如果不舒服就不喜欢。”

  这话一出,莫云寒心里就咯噔了一声。

  接着霍庭深就抓住了他的手。

  “二爷,你别乱来。”莫云寒下意识想要挣扎。

  “你如果挣扎的话,那么我回去了锦少的面前说什么,那么我就不能保证。”霍庭深冷冷的说。

  莫云寒:.......

  好吧,他认命了。

  接着他就闭上眼睛,坐在那里。

  早知道就不来了。

  霍庭深看着莫云寒,然后一点一点的靠近,就像是之前他这么靠近南宫锦一样。

  但是稍微靠近一点,他就停下来了。

  莫云寒的身体开始颤抖,他活了这么多年,还是头一次和一个男人接吻,这个事情要是传出去话,那么就完了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那个男人的声音就响起:“看来你不是。”

  霍庭深放开了莫云寒:“可是我总是忍不住亲近他。”这点霍庭深能够确定。

  男人轻笑了一声:“性取向这个问题之外还有一个解释,就是你爱上的那个人刚好是个男人而已,俗话说爱情不分国界,我也觉得应该是不分性别,你爱的是他的人,不是所谓的性,人类之所以比一般的动物更加的高级,就是因为有思想,你爱上了那个人,呆在他的身边就会感觉很高兴,如果你确定不来到底爱不爱他的话,那么你可以暂时离开他一段时间,看他对你到底重不重要。”

  离开,霍庭深轻语这两个字。

  可是他不想离开,而且他知道,如果他真的离开的话,那么南宫锦绝对不会在给自己呆在他身边的机会。

  “爱情这个东西本来就是有点玄幻,全看你自己怎么想了。”男人说到这里就闭上了嘴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