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宫锦俊美的面庞,加上又是因为背着光的缘故,所以让她整个人都产生一股光晕。

  而王夫人也不过是二十余岁,突然这么一个男人出现在他的面前,让她的心下意识的跳了厉害了,然后伸手想要去接南宫锦递过来的玫瑰。

  可是就在这个的时候,王元鹅走到了自己夫人的身边:“锦少,真会开玩笑。”

  南宫锦把玫瑰花放到鼻下闻了闻:“玩笑,为什么王少爷觉得我南宫锦是在开玩笑。”南宫锦在说完这话就笑了几声:“王少,我刚才的确是因为你说的话心里难受,但是现在我知道了你为什么会这么说,令夫人真的不是什么普通女人,王少你们王家最好快点涉足男科医院领域。”

  无论王元鹅对自己的妻子有多少在乎,但是都无法忍受被别的男人调戏:“南宫锦,南宫家的家家主,我相信一定不是一般的人。”

  “难道王少爷不觉得我现在就是在做一般人不敢做的事情吗?”南宫锦在说话的时候还没有忘记给王夫人抛媚眼:“王夫人真的是越看越美。”

  王元鹅当然气急了,可是他很清楚的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,他如果在这里和南宫锦闹的话,那么只能是成为A市的笑话,没有办法,他只能是狠狠的看了南宫锦一眼就走了。

  一直在旁边看戏的莫云寒在王元鹅走了之后就走到南宫锦的身边:“南宫家真的是财大气粗,想得罪财神爷就得罪财神爷,要知道我家老头子还希望我把财神爷供起来。”

  “财神爷的确是应该供起来的,可是要怎么供财神爷,还不是看我南宫锦的心情。”南宫锦轻笑了一声,眼睛里就闪过一丝莫名的思绪。

  莫云寒在听到这话真的是想现在鼓掌了,因为王家是A市最大的私人银行,所以A市许多家族都要看王家的眼色,毕竟大家族大公司要的就是资金支持,而国家贷款有时候是救不了火,这个时候就要看私人银行了,莫云寒老是听家里的人说,如果遇到王家的人话,必定要好言相待,虽然莫云寒这么做了,不过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。

  毕竟,他王元鹅如果不是王家的的人,算个屁啊。

  接下来南宫锦就和莫云寒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,南宫锦也在计算时间,估摸着什么时候走合适。

  可是就在南宫锦打算离开的时候,一个女人走到了她的身边:“锦少。”

  南宫锦看到女人就微微的勾起了小姐:“王小姐有什么事情吗,难道是想为你哥哥出头吗?”

  在南宫锦的面前的正是王元鹅的妹妹王雨诗。

  王雨诗感觉到南宫锦的视线就下意识的低下头:“锦少,刚才是我的哥哥太过急躁了,所以我替我哥哥在这个跟锦少你道歉。”

  这倒是让南宫锦有点惊讶,要知道王家这个女儿可是被当成宝,从小金尊玉贵的养着,十分的娇惯,上辈子的时候,她在出嫁之后和小姑子闹得不和,差点把人弄死,现在却在自己的面前表现的这么娇滴滴的样子。

  看来自己这个皮,还是蛮吸引人的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